最近据媒体广泛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在考虑在任期届满前宣布美国接受“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中国自拥有核武器的第一天就对“不首先使用”政策做出了承诺,而现在美国有可能会在这个方面向中国看齐。此消息一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美国战略学界、政府系统和美国的盟国中都引发了广泛的争论。

对美国是否应该接受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美国战略学界呈现出不同的声音。支持和反对这一政策的两方给出了各自的理由,并开展游说和公关活动,试图影响这项政策的走向。

支持者看来,“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的实施符合全球战略环境的变化。美国主动改变核战略将对其他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在核裁军问题上起到示范性的作用。支持者认为,与无核国家交战,美国宣称首先使用核武器是没有意义的——美国及其盟友完全可以依靠强大的常规军事力量威慑和战胜对方的非核进攻。若与俄罗斯和中国对抗,美国保留首先使用核武器会触发与对手的核交战:美国核力量十分强大,足够遏制来自俄罗斯首先使用核武器的企图;另一方面,美国沿用现有核政策可能会刺激中国重新审视自己的核战略,甚至增加中国在面临危机时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可能。

这一政策的反对者和支持者针锋相对。反对方认为,美国一直奉行的核威慑战略对美国及其盟国的安全极为重要。在反对者看来,美国当前的核政策能够慑止危机的升级和战争的爆发;如果改变了这一政策,美国潜在的敌人可能不再畏惧美国首先使用核打击,从而更富有进攻性;美国的不首先使用承诺会激发对手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或是先进的常规武器对美国及其盟友进行打击。

美国政府内部对这一政策也有不同的看法。绝大部分的政府官员和军人不会在任内公开表态是否支持对“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的调整。但是,也有少数现职人员按耐不住站出来说话。上个月,美国空军部长黛博拉·李·詹姆斯(Deborah Lee James)对目前美国核政策的动向表达了忧虑。她表示,如果美国政府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对美国而言将是一个重大的错误。

目前围绕“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争论的焦点在于美国对其盟国核保护伞的作用,这涉及的实际上是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反对者认为,美国接受“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会使得俄罗斯和中国实施富有侵略性的周边政策,从而威胁美国在欧洲和亚太地区盟友的安全。美国的盟友会因此动摇对美国所提供的安全的信心;有些盟友可能还会自己发展核武器以求自保,从而损害国际核不扩散机制。而这一政策的支持者认为,对盟国面临的常规威胁可用常规手段进行遏制。美国核保护伞仅仅用于遏制对盟国的核威胁,这不会降低美国对其盟友提供安全保障的可信度。同时,美国应该有能力限制盟国发展核武器的倾向。

在奥巴马计划修改核政策的消息发布后,日本政府立即与美国政府进行沟通,要求美国对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采取谨慎的态度。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近臣也表示,从日本安全角度看,“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是不可接受的。日本在国际社会上一向以核武器的受害者形象自居,一直在呼吁加速全球核裁军。而当美国真正考虑限制核武器的作用、减少核战争危险的时候,日本政府又表现得十分抵触。

除了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奥巴马想要推进的核军控清单还包括降低核武器戒备状态、推动《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事实生效等。对于降低核武器戒备状态,美国国内众说纷纭,做出改变的阻力非常大,难以有实质举措;对于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民主党内部都意见不一,奥巴马政府要往前推进实在举步维艰;而对于《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尽管民主党和共和党立场对立,民主党内部基本上是有共识的。因此,现在奥巴马政府的关注点基本集中到了推动《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上。

胡高辰是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