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统的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意外崛起已给共和党带来了两极分化。一些共和党人表示他们将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而另一些人则认为,特朗普代表了共和党内沉默的大多数。展望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的未来在哪里?而这又将如何影响美国与中国的关系?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张传杰将主持一场主题研讨会,与中国及国际的专家和学者一同探讨唐纳德·特朗普的崛起如何改变了共和党,以及这一变化可能带来的未来发展态势。这一讨论将力图就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将如何影响美国与中国未来的关系等问题提供解答。

讨论要点

  • 反正统候选人的出现:一位与会嘉宾表示,唐纳德·特朗普的受欢迎来自蓝领工人群体的支持。工人阶级认为他的言论表现出他是一个诚实的人,并对他不属于共和党建制派表示赞赏。另一位与会嘉宾表示,这位房地产大亨对经济全球化的受害者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而这些人大多是居住在南方、工业衰退地带以及落基山脉一带受教育程度较低、年纪较大的白人男性。这些特朗普的支持者因为全球化(特别是来自中国的)竞争遭受到收入下降和失去工作的损失,他们也认为自己受到着来自恐怖主义、移民以及美国不断变化的社会人口状况的威胁。该学者指出,这些选民有真正的理由感到愤怒,特朗普就代表了这种愤怒的表达。
  • 共和党的分裂:特朗普成为候选人的事实和他对选民的吸引力都揭示了共和党内部在过去几届选举中已经形成的裂痕,这种内部斗争甚至超过了茶党。一位参与讨论的嘉宾指出,以往候选人都必须迎合社会活动家和大额捐赠者以获得他们的资助。而特朗普自身所拥有的财富却让他能够偏离共和党主张社会保守主义和自由贸易的传统说辞。捐款者和社会活动家仍然把这些原则作为共和党的基石,但是普通的共和党人已经开始反对这些原则,转而支持对美国公司的保护主义。同时,他们的社会背景也更具多样性。
  • 有限的表现空间: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与以往大选有所不同,主要表现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人都不喜欢现在这两个候选人。一位与会嘉宾指出,一项调查显示希拉里和特朗普是自1980年以来最不招人喜欢的候选人。另一位学者认为,公众对希拉里漠不关心,加上公众看到的她作为前美国第一夫人的30年的媒体报道,都为她在此次竞选中制造了负面的故事情节。评论家斥责她不传达温情,以及她与富人和精英阶层过于密切的联系。
  • 对中国的影响:虽然国内许多人都认为特朗普勇气可嘉、甚至拿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相提并论,但一位与会嘉宾表示,希拉里担任总统将对中国更加有利。对特朗普的一个批评是,没人知道他对政策问题的看法,因为他的立场总是在不断变化;但希拉里的立场是稳定和可预测的。她很有可能奉行和奥巴马政府相似的对华政策,例如在南海推行航行自由等,但中国政府会有相对确切的预估。
  • 展望未来:与会嘉宾纷纷表示,民主党和共和党都需要在2016之年后做出改变,如果他们想要继续获得公众支持的话。党内捐赠人已经和普通美国人在观点上产生了断裂。另外,学者们表示,福音派、国防鹰派、自由主义者和亲富的保守主义者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和平共存。共和党要在后特朗普时代继续生存的话,就需要照顾到那些把特朗普推到此次选举前列的普通民众。

主持人

张传杰

张传杰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他的研究领域包括中美关系及公共舆情分析。

发言人

本杰明·佩奇(Benjamin Page)

本杰明·佩奇(Benjamin Page)是美国西北大学决策学戈登·富尔彻教授。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美国政治和美国外交政策等方面。

讨论人

刁大明

刁大明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他的研究领域包括美国国会及其在美国对华政策制定中的作用。

谢韬

谢韬是北京外国语大学政治学教授,他的主要研究领域为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