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9日,朝鲜进行了今年第二次核试验,这也是其迄今为止第五次核试验。按照中国地震网公布的数据,这次事件的发震时刻是2016年9月9日上午8:30,相当于朝鲜时间早上9:00。震源位置为纬度41.40°,经度129.10°。此次深度0千米,震级为5.0级。

根据中国地震台站的数据,这次震源位置与朝鲜今年1月6日第四次核试验的震源位置非常近,相距不过十公里。通过地震波回溯震源位置并不能做到十分准确。因此,震源深度0千米只是表示震源在地表附近,并不意味着震源正好在地表。天然地震的震源通常很深,至少十公里以上。像这种发生在地表附近的活动大多是人为相关的活动,例如,地下核爆炸、常规炸药爆破、矿坑垮塌等。这次事件的震级比较高,达到里氏5级。所有这些数据都指向一个事实:朝鲜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

朝鲜进行地下核试验的方式与美国、苏联、中国和印度的主要地下核试验方式不大一样,而与巴基斯坦的地下核试验方式相似。美国等国主要是在较为平坦的地区向下挖掘竖井,在井底放置核装置,进行核爆炸。朝鲜是在山区向山体水平方向挖掘平洞,平洞中间有曲折,曲折处有封闭,防止核泄漏。所以,我们说朝鲜的地下核试验未必真的就是在“地下”,其实是在山里。

从过往的情况来看,朝鲜地下核试验封闭非常严密,泄露极少。中国、俄罗斯、韩国等邻国都难以探测到其放射性泄露。这并不是说朝鲜的核活动没有泄露危险,而表明朝鲜出现核泄露的主要危险不一定在核试验上。朝鲜宁边的五兆瓦反应堆比它的核试验出现泄露事故的危险大得多。这个反应堆曾经按照六方会谈“去功能化”的要求停止了运行,冷却塔也被拆除。现在该反应堆恢复了运行,但是靠抽河水冷却,安全隐患很大,有出现类似福岛事故的危险。

中国地震台网给出朝鲜第四次核试验的震级是4.9级。由此推断,这次核爆炸的威力比第四次威力高约10%。《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筹备委员会根据其掌握的全球地震监测系统数据给出的判断类似:这次试验与第四次核试验震源位置接近,而这次威力略大。根据地震震级推测核爆炸威力的误差更大。如果认定朝鲜上次核爆炸威力为1万吨梯恩梯炸药当量,则这次核爆炸威力可能略高于万吨,也有可能达到两万吨;如果上次核爆炸威力更高,则这次威力上限还会更高。

一个国家第一次做核试验,通常没有悬念地能够达到一到两万吨的威力,相当于裂变材料中有将近一公斤的材料发生了裂变。其中的原因在于,第一个核装置通常采取保守设计,在不确定的问题上,都留下大量冗余,以确保成功。朝鲜第一次核试验非常诡异地出现了低于一千吨的威力。此后,朝鲜在几次核试验中逐渐提高了核爆炸的威力。推测原因,可能是朝鲜曾经采用激进的核装置小型化方案,但却无法掌控核装置的威力。直到第四次核试验,朝鲜才将其核装置威力提高到常见的一到两万吨当量。通过五次核试验,朝鲜大约已经完成以下三个目标:将核装置小型化到能够用导弹运载;钚弹之外又研制成功了铀弹;可能初步掌握了用聚变材料提高裂变材料利用效率的助爆弹技术。

朝鲜第一次核试验是改变游戏规则的一个标志。下一个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标志是朝鲜掌握远程核攻击的运载工具——洲际导弹或潜射导弹。朝鲜的第二、三、四、五次核试验以及它的核材料生产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朝鲜的核实力,但是并没有实质性地改变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