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对萨德的认知差异

在萨德问题上,中国对韩国施加全面的高强度压力已有一段时间,被韩媒描述为“吃饭睡觉骂韩国”,但迄今为止,韩国尚未表现出要改变部署决定的明显迹象。其原因在于中韩双方对萨德事件的性质有根本性的认知差异。

中方主流观点认为,萨德无法为韩国提供实质性保护,因此韩国完全是在美国的要求和压力下同意部署萨德。韩国在中美两国间选边站、并明确选择美国的决定是中国最为深恶痛绝的。

相比之下,韩国执政者对萨德性质的认知有根本性的不同。在韩方眼中,萨德不仅可以拦截朝鲜的中程弹道导弹,也具有有效拦截朝鲜短程弹道导弹的能力。萨德系统在之前研发阶段进行的多次拦截试验中大部分都是针对的短程导弹。射程300公里以上的短程导弹在下降段均处于萨德40-150公里的拦截高度。因此,萨德可以比较有效地对韩国中、南部大部分国土提供实质性的保护。韩国首都首尔由于客观地理因素限制,距离朝韩边境太近,即使萨德系统靠北部署,也无法对首尔提供有效保护。然而,无法保护首尔的缺陷并不会导致韩国放弃部署萨德。面对来自朝鲜的全面核打击威胁这种最为严峻的国家安全挑战,理性决策者会倾向于选择把能保护到的大部分国土先保护起来,然后再通过其它措施加强对剩余国土的保护,比如在包括首尔在内的北部地区部署更多的底层反导武器。

并且,韩国并不认为其现有的爱国者低空反导系统可以独自拦截所有来自朝鲜的核导弹袭击。与常规导弹落地才爆炸的情况不同,核弹头可以被设置为在高空就引爆,这种情况下韩国已有的爱国者低空反导系统无法拦截引爆高度较高的核弹头。此外,朝鲜也可以使用抬高弹道的方式,利用中程和中远程导弹对韩国进行核打击。今年6月22日,朝鲜就使用了抬高弹道的方式把最大射程超过3000公里的舞水端中远程导弹的实际射程限制在了400公里左右。在这种情况下,弹头在弹道末端的飞行速度很高,使得爱国者系统难以有效拦截。

对于韩国来说,他们面临的是来自朝鲜这个被称之为“邪恶”政权的全面核威胁。如有任何一枚核弹头成功突破防线,都是韩国无法承受的灾难。在这种威胁感知下,韩国认为萨德高空反导系统可以有效弥补爱国者低空反导系统的不足和漏洞,对保护韩国的国家和国民安全是有实质性作用的。因此,韩国并不认为自己是完全被美国裹挟,不认为自己仅仅是在美方压力下被迫同意部署萨德。尤其是在朝鲜的导弹和核能力迅速增长的情况下,韩国自身也有越来越强的动力和意愿部署萨德。这与中方对韩国在萨德事件中扮演的角色的认知是非常不同的。

外交政策选择对认知的影响

事实上,中国动用如此庞大的外交和舆论资源对韩国施压,恰恰表明了中韩关系是相对亲密的。众所周知,中国认为萨德对中国安全利益的危害主要来自于其X波段雷达。而几年前,日本在其本土陆续部署两部萨德X波段雷达,中国并未如今天这样激烈反应。这其中自然有日本距离中国更远、因此其萨德雷达对中国的影响更小的原因。但另一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中日关系几年来一直比较疏远,因此中国也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影响力可以说服日本放弃部署。相较之下,中韩关系在萨德问题出现前处于明显的蜜月期,因此在中国眼中,韩国可能会更加顾及中国的感受,所以在中方要求下调整其部署决定的可能性也更大。中国对韩国的大力施压,恰恰反映了中国对韩国的殷切期望。

但是,强硬施压并不一定是促使韩国做出积极政策调整的最有效方式。假如韩国自己在萨德部署问题上并无重要利益关切,中国对韩国施加强大的外交压力也许有可能令韩国改变决策。但在韩国希望部署萨德的内在动力不断增强的情况下,韩国舆论对中方压力表现出的则更多是不服、反感和对抗。从韩国国内舆论来看,不少韩国专家和民众认为,在萨德问题上决不能屈从于中国的压力而放弃自己的安全利益,不然今后中国会在其它类似事情上更加变本加厉地对韩国使用强硬手段。正如美国的强大压力没有能够迫使朝鲜放弃发展核武器一样,当韩国认为部署萨德是在维护自己的重要安全利益的情况下,中国的持续强烈施压,不一定是促使韩国做出积极政策调整的最佳方式。

经济制裁是强硬外交手段的一种,但在萨德问题上的可用性值得商榷。采取经济惩罚措施、包括对双边文化交流进行限制的方式,直接损害的是两国民众间的亲和感。民众之间的亲和感,易损难复。我们如果希望韩国将来在重大问题上尊重中国的顾虑和意愿,民众之间的友善和亲和感将发挥重要作用。经济制裁对民众亲和感的打击和对彼此强烈民族主义的激发,反而会促使韩国以更具对抗性的态度处理萨德问题。更长远地来看,在冷战开始后的几十年里,中国长期受到来自西方阵营甚至包括苏联的长期严酷经济制裁。反对将单边经济制裁作为外交施压的方式,是我们过去长期坚持的外交立场。但随着中国经济力量的强大,我们今天有实力对其它国家实施单边经济制裁了。我们是否要就此顺其自然地放弃在单边经济制裁(不包括联合国制裁)问题上的传统立场,是值得认真考虑的问题。过去几年间,中国也对部分国家实施了小规模的单边经济制裁,取得了多大程度上的实际外交收益呢?对我们的外交信誉又带来了多少损害呢?这些都需要理性的分析和客观的总结。

除了经济制裁,部分媒体甚至呼吁中国要向韩国展示军事肌肉。但经济制裁和肌肉展示恐怕无助于缓解中韩在萨德问题上的认知差异,无助于说服韩国采取有益于中国的积极政策调整,反而可能增加韩国对中国的威胁感,并更快地把韩国推入美日军事同盟的怀抱。

越是手持大棒的国家,越要能轻声细语地说话。在韩国在萨德问题上觉得自己受委屈、对中国的强压不服气的情况下,中国强硬施压可能带来进一步的反弹。相反,如果中国展现出特别善解人意、非常愿意聆听和沟通的姿态,则更有可能影响韩国的态度和具体政策向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调整。

实质性沟通与认知差异的缓解

中韩就萨德问题的重大认知差异是造成双方矛盾的根源之一,也是未来解决萨德问题所无法回避的。中韩双方需要就一系列核心问题,例如萨德是否可以提升韩国安全、是否有其它替代方案等进行实质性沟通,才有可能缓解认知差异,凝聚共识,寻找合作型的解决思路。

实际上,萨德问题绝不是仅有部署或者不部署两种简单的极端结果。部署与不部署之间存在着很大的灵活操作空间。

例如,如果部署萨德,那么是临时部署还是长期部署?韩国之前一直坚持发展独立的反导体系,但是国产的高空反导系统尚在研发当中,无法及时应对来自朝鲜的新增导弹威胁,这种情况下韩国才有意引入萨德高空反导系统作为弥补。那么引入萨德后,韩国是否会继续大力进行国产高空反导系统的研发,还是从此放弃发展独立反导体系的决策?如果韩国继续推动国产反导体系的发展,那么数年之后研制成功就可以替代并撤销萨德的部署。与选择长期部署萨德相比,这种临时性的短期部署方案就对中国更有利。而中国如果想推动韩国选择临时性的部署方案,就需要维持与韩国的良好关系,这样才有希望促使韩国在做选择时充分尊重和考虑中国的意愿。相反,如果中国一味强硬施压,令韩国在怨恨之下彻底投入并依靠美国反导体系,则会给中国造成更大损失。

同样的情况也广泛存在于其它方面。例如,韩国是否可以确保萨德雷达固定指向朝鲜方向,而不向南偏转以便更深入地探测中国华北地区;韩国在多大程度上选择将自己的防空反导指挥控制通讯系统与萨德互通互联;萨德的指挥控制通讯系统多大程度上与美军的本土及全球反导系统互通互联;萨德的雷达数据是否与日本分享;萨德的雷达数据是否可以通过某种协议与中国分享等等。萨德虽为美军武器,但在韩国部署时美国仍需就这些具体问题与韩国协商。如果韩国愿意充分考虑中国的利益和关切的话,是可以在具体部署方式上尽量减少对中国的可能威胁,维护中国的安全利益的。

从韩国对反导能力的内在需求和国内大多数民意来看,韩国政府彻底推翻部署萨德决定的可能性较小。这种情况下,国内外学者已经提出过一些具体建议,可以通过技术层面的调整,降低甚至消除萨德对中国的负面安全影响。例如有学者提出,可以用韩国之前从以色列引进的绿松雷达替换萨德自带的X波段雷达。两国政府及学界之间,非常有必要就这些具体建议进行深入的实质性沟通,以了解其技术可行性。以上述提议为例,如果用绿松雷达替换萨德雷达,可能涉及到需要第三国(以色列)分享绿松雷达底层算法的问题;各方也可能需要做一些新的研究工作以解决绿松雷达与萨德指挥控制系统相匹配的问题等。对这些具体解决方案的可行性进行判断,必须要由各方的技术专家进行深入的对话和沟通,而不是政治决策者或者时政评论家可以轻松做出判断的。

G20峰会即将于杭州举行,各界盼望中韩两国领导人的见面可以为萨德问题的解决做出积极推动。然而,高层领导人的见面尽管重要,却无法代替双方技术和操作层面的专家进行深入的实质性对话。中韩双方对萨德问题的重大认知差异,来源于对一些重要技术性问题的不同判断。双方开展实质性对话,就事论事地讨论萨德问题,是减少认知差异、凝聚共识的根本途径。实质性对话也有助于双方共同寻找可行的替代及折中方案,为解决分歧提供具体思路、指明具体方向。同时,深入的实质性对话有助于拉近距离、增进互信,促进相互理解和彼此体谅,这对于维护双边关系是有重要的积极作用的。而稳定友好的双边关系是促使韩国在有关萨德的一系列具体而重要的政策选择上积极为中国争取利益的重要保障。

本文最初发表于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