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将日趋复杂。随后国际形势的发展充分证明了这一言论的正确性。中美之间越演越烈的亚洲地缘政治竞争、欧元区债券危机及其对中国出口的负面影响、中东地区(中国石油的主要来源地)的动荡局势等,都为中国发展经济及建设和谐社会带来新的难题。同时,迅速崛起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也可能导致中国新疆地区安全问题的进一步恶化。

11月13日,巴黎的血腥恐怖袭击不仅将对法国的政治认同乃至欧洲一体化的未来规划产生冲击,而且也使得中国面对的国际环境更加复杂。蛊惑民心的民族主义情绪不断抬头,会使欧洲越来越封闭,甚至成为 “欧洲堡垒”(Fortress Europe)。这不仅可能会阻碍中国的经济增长,亦不利于中国“一带一路”所倡议的实现欧亚经济空间的实现。 

然而,欧盟的重要作用是可以利用其先进的技术和优秀人才,维护中东的安全局势,抵制打着“国家建设”旗号的机会主义者,进而有助于构建中国主张的世界多极化和平局愿景。在现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中国应与欧盟站在一起,并积极参与探讨有关“欧洲的未来”的话题。

从市场一体化到安全一体化

二战后,欧洲各国相对避讳谈论战略愿景与核心政治思想,政治精英们逐渐形成的共识是,市场力量和“经济决定论”会使欧洲成为独一无二的无国界政治实体,实现产生两次世界大战的发源地──欧洲大陆的联合。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市场至上”原则悉数崩溃,伴随的是欧元区债券危机。而欧洲缺乏远见的政治精英们未能成功地预见新格局并调整有关政策。他们错误地用货币主义取代财政的联邦制,结果导致了欧盟发展长期停滞、失业率升至最高纪录及欧洲社会的分崩离析。

欧洲的政治精英未能果断采取行动应对内忧,也未能妥善处理外患,维护周边邻国的安全局势已成为欧盟的一块软肋。尽管中国政府曾警告称,不成熟的民主运动是潜在的不稳定因素,并容易被中东地区的极端分子利用和操控,但多个欧盟成员国仍与美国一起,去推翻所谓的独裁政权。欧盟在利比亚和叙利亚的行动可谓是外交政策的反面教材。欧洲失误的政策在利比亚和叙利亚製造了“政治真空”,导致原教旨主义肆虐,酿成以欧洲为目标的恐怖袭击。

尤其在叙利亚,法国和英国实施的破坏性战略导致伊斯兰国变得更加激进,引发数百万贫困的叙利亚难民涌入沿海的希腊和意大利,成为二战后欧洲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难民危机和巴黎恐怖袭击事件或将重塑法国乃至欧盟社会体系,促成欧洲一体化从市场导向变成国家安全导向。换言之,安全和生存将成为欧盟成员国政府和欧盟的第一要务。可能有人认为,上世纪50年代末的阿尔及利亚危机并未影响法国和欧洲的政治思想,但今时已不同于往日。彼时,法国正身陷反殖民主义战争的泥潭,深受殖民主义国家这一负面形象的影响;而如今,它面对的却是仇视法国及其他欧洲国家的极端分子发动的战争。

对意识形态和政策的反思

《查理周刊》恐怖袭击案是恐怖分子针对“亵渎”其宗教的记者而发起的攻击行为,而11月13日的恐怖袭击则是针对平民的肆意暴行。巴黎恐怖袭击案不仅攻击了代表言论自由的法国,更冲击了欧洲各国的生活方式。恐怖袭击案的嫌犯(包括叙利亚难民)均为法国公民。据悉,与《查理周刊》恐怖袭击案相同的是,绝大部分嫌犯均已被法国安全部门所识别。实际上,法国政府已掌握了相关情报,但他们缺乏可阻止恐怖分子的政治与司法权力。由于多年将多元文化政策奉为灵丹妙药,法国及其他欧洲国家不能授权先发制人的安全行动,最终导致流血冲突事件被动地发生。

现在看来,改革势在必行。至少在短期内,法国将收紧法律体系,限制难民(特指不符合受庇护标准的难民)入境的人数,甚至可能对本国国籍法进行改革。欧盟方面,除了新的对内安全政策,我们还希望欧盟成员国能建立相应的激励机制,以便推行其长期未取得进展的《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CFSP)。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劳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 )曾积极呼吁成员国组建欧盟军队,并提高共同安全行动的等级。现在,他的呼吁可能有回应了。欧盟各国得到一个决定是否进一步推进一体化进程并在欧盟的指挥下参与联合军事行动的机会。

不过,欧盟成员国也面对着一个问题。欧盟现行的《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与北约(NATO)和美国有着密切的关系。欧盟在乌克兰危机上对美国干涉主义外交政策的支持可能会与在中东地区的战略任务产生冲突。法国因在叙利亚奉行与美国一致的政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因此欧盟能否制定独立的安全战略对其保护自身的核心利益至关重要。

基于安全考虑的欧盟一体化似乎对中国推动全球的多极化发展有利,但同时也存在着巨大的风险。较之统一的欧盟安全理念,这一安全计划可能被有意操纵民心的政客所利用。与共同的安全行动不同,民族主义的崛起可能会令《申根协定》(Schengen Agreement)失效、阻碍欧洲经济的发展、引起市场动荡,这可能令中国达到国内生产总值6.5%的目标落空。“欧洲堡垒”将形成贸易壁垒,加剧欧盟内部的意识形态分裂,甚至还可能导致欧洲一体化功亏一篑。这样下去,就是伊斯兰国成功在中东至大西洋沿岸及乌拉尔山脉的广泛区域内制造冲突。

俄罗斯在欧洲的影响力得到提升

俄罗斯在欧洲的地位得到提升是巴黎恐怖袭击事件造成的另一个影响。俄罗斯总统普京越敢于正面打击恐怖分子,显示作为西方人阻止野蛮暴行的领导魄力,这一趋势就越大。尽管普京一直主张欧洲齐心协力铲除伊斯兰国恐怖势力,以及退而求其次继续阿萨德政权的政策,但法国和绝大多数欧盟成员国政府却断然拒绝配合他。不过,普京并不缺乏追随者。相反,他得到了欧盟内部影响力日盛的新政治势力的支持,例如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便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

勒庞与普京已在意识形态上建立了“神圣同盟”。玛丽娜·勒庞认为,普京作为俄罗斯总统是唯一能妥善处理当今问题并保护西方国家免受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伤害的领导人。如果能赢得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那么勒庞很有可能将法俄之间的意识形态同盟升级为全面的政治联盟,以便为两国关系的发展建立强大的轴心,这在二战后西方和俄罗斯之间尚属首次。这一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将融合法国技术与俄罗斯军事实力及自然资源的优势,对欧洲乃至世界各国都具有重大的意义。这是法国国内正热烈讨论的关键性政治问题及2017年总统大选所面临的重大考验。

勒庞能否在2017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

如前所述,巴黎的恐怖袭击事件令法国人民支持最有能力保护法国核心安全利益的总统候选人。在过去的几年,玛丽娜·勒庞是唯一一位力主改革安全体制、加强边界安全控制、改善法国公民身份制度及提升军事装备和情报能力的法国政治家。此外,勒庞还在其党内的意识形态建设中提倡实施多元化政策,极力弱化其父亲(让-玛丽•勒庞)主张的反犹太主义和历史修正主义极端思想。

勒庞的政策已见成效。在2014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她所领导的国民阵线一举胜出。英国《经济学人》指出,国民阵线的政治伪装帮助该党赢得了工人阶级内部最广泛的支持(41%),其支持率远超排在第二位的法国社会党(24%)。国民阵线的此优势会否持续,很快就将在北部-加莱海峡-庇卡底大区和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的地方选举中一见分晓。

可以肯定的是,距离总统大选的未来一年半时间对法国的政局变化具有重大的意义;如果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成立至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能在危机阶段展现出坚强的一面,那么他将有希望挽回个人形象。但作为法国乃至欧洲的意见领袖,勒庞的确拥有巨大的议程设置能力。这也将极大的提升她在2017年大选中的政治影响力。法国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Manuel Valls)总理刚刚确认,法国决定将宣扬暴力、煽动仇恨的伊玛目驱逐出境──勒庞早在多年前就提出过类似的建议。

中国的积极反应

中国必须以战略远见和积极的外交政策应对欧洲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可以加快推动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发起的投资基金(总价值达4千亿欧元)和中国丝路基金之间的合作关系。在经济领域创造可提高欧洲就业率的机会是令极端主义者噤声并维护社会稳定的最佳途径。

此外,中国已与俄罗斯、法国和英国建立了融洽的合作关系,中国可在此基础上为联合国安理会的维和行动决议提供支持,助其消灭伊斯兰国恐怖势力以稳定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局势。这一短期解决方案必须与重建叙利亚和遣返贫困难民的长期性综合战略互为补充。叙利亚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实施区域,因此,欧盟和中国可以联合协助其发展。叙利亚的政权过渡及进入后阿萨德时代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和平繁荣的中东局势对整个世界都有利,而这必须是任何干预行动的责任所在。

中国──尤其是在多极化、能源安全和经济不稳定时──应采取“引领潮流”而非“随波逐流”的态度。中国始终支持统一联合的欧盟。而在叙利亚问题上,习近平主席倡导的“奋发有为”外交政策或将找到用武之地。

一位欧洲哲学家曾指出:“没有什么比共同的敌人更能令人民团结一致。”目前,正是欧洲各国巩固团结、携手对抗共同的敌人──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的最佳时机,同时也是国际社会建立稳固的反恐合作机制的良机。在建立多元化的和平世界的过程中,相互尊重并相互支持是全球各民族的责任。

赖雪仪现为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博士后研究员,主要从事中欧关系的研究。

齐思源现为奥纳西斯基金会访问学者、清华大学博士候选人和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太平洋论坛负责人。

本文英文最初发表于《外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