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圆满结束对韩国的正式访问并出席第六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1月2日下午乘专机回到北京。此次李克强总理的韩国之行,议题聚集,行程紧凑,既落实了习近平主席与朴槿惠总统对中韩战略伙伴关系新规划的重要内容,进一步推动了两国国家发展战略的对接,又实现了中韩关系在一些具体问题上的新突破,聚焦于抓住中韩FTA生效的机遇,推动创新创业合作和第三方市场合作,甚至还包括进口韩国参鸡汤和泡菜等关乎普通民众日常生活的议题。不难想见,随着年底前中韩FTA协议生效,以和平、发展、开放、共赢为主要内容的“中韩国”(Chinorea)在东北亚轮廓凸显,必将对整个东北亚和平合作全局产生重大而深刻的影响。

互联互通的发展战略

随着中韩FTA协议生效,中国与韩国在发展资源上必将面临新一轮重新配置,贸易创造效益和贸易转移效益将同时被激发。特别是韩国已经和美国、欧盟等众多国家签订了FTA,中韩FTA协议的签订,必将同时激活第三方市场合作的新空间,欧美经济资源与中国经济资源之间的互动将在原来既有的国内开放平台基础上,通过韩国与全世界建立起互联互通的通道,这一经济通道所蕴含的巨大能量目前还难以估量,但这一经济合作领域中的互联互通却在宏观经济政策、发展战略甚至制度和治理体系上都提出了紧迫的要求。

此次李克强的韩国之行,就是对FTA时代的中韩深度融合做好各方面的准备。在访问期间,中韩两国领导人一致同意实现国家发展战略对接,中方倡导的“一带一路”同韩国“欧亚倡议”,“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同韩国“创造型经济”,“中国制造2025”同韩国“制造业革新3.0”,以及中韩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等都成为互联互通的重要内容,特别是中韩此次签署的17个合作协议就是这四项国家发展战略对接的具体体现。显然,对于无数的中国地方、企业和社会机构来说,中韩发展战略的互联互通意味着既是一种难得的机遇,更是一种严峻的挑战,中韩两国企业都必须快速适应这种变化,主动调整发展战略,谋求下一轮竞争的主动权。

更具意义的是,李克强总理的韩国之行以实际行动打消了外界对于中国可能的“关门主义”误解和疑虑,李克强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只能会越来越大,绝不会发生逆转。在中韩青年领导者论坛上,与会的韩国国家发展研究院的朴宪柱教授也认为,中国对东亚经济的带动作用是巨大的,中国所采取的政策是一种开放的进取的政策。相反,他认为美国自2001年以来所采取的政策更多是一种保守的封闭的政策,包括TPP在内,美国的办法是在设置新的壁垒。相比之下,中国的开放进取政策更有前途。朴宪柱教授的观点在韩国学界和政界很具有代表性,韩国领导人选择了一条与中国合作共进的道路,中韩国家发展战略的互联互通,必将开启中韩国深度融合的新未来。

创新合作的开放平台

在中韩两国FTA时代的合作中,创新创业成为中韩两国共同关注的话题。在李克强的此次韩国之行中,加强中韩创新合作战略对接是一项重要成果。作为一个人均GDP接近3万美元的发达经济体,韩国近年来主动适应创新经济发展的强劲潮流,大力推动孵化器和加速器平台建设,鼓励年轻人投入到创新创业中来,韩国的创新经济有了令人侧目的发展。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近年来也瞄准了创新创业经济。尤其是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大力推进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政府出台了多项优惠政策和支持措施,推动创新创业经济发展。

中韩两国在创新创业领域中的共同兴趣,激发了两国对创新创意合作的热情。在访问期间,中韩两国领导人围绕创新创业合作达成了多项协议。特别是通过建立中韩创新合作平台,在中国成都共建创新产业园,促成中韩大企业和中小企业开展创新合作,以更好推动中韩互利共赢,促进中国特别是中西部地区产业升级和满足多样化消费需求,并为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创造有利条件,发挥示范作用。为此,中韩两国政府推动建立部长级协调机制,探讨创立共同基金,推动联合研究、技术合作、资源开放、信息共享和人员交流,为企业创新合作提供支撑。无疑,创新创业可能会成为今后几年中韩关系的一个新亮点,也有可能会成为创新合作的开放平台,成为引领东亚乃至全球创新创业的新引擎。

和平稳定的地区环境

中韩关系的发展,离不开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这一环境不仅意味着中国与韩国要鉴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也意味着中韩联手共同维护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坚决反对一切导致局势恶化和制造紧张气氛的单方面行为。为此,李克强总理在访问期间的多个场合反复强调,要坚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以实际行动妥善处理好历史问题,夯实东北亚和平合作的基础。

毫无疑问,历史问题和岛屿争端是引发东北亚局势不稳定的根源。在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期间,李克强总理和朴槿惠总统都反复强调要正确对待历史问题,认为只有在历史问题上形成共识,才能为东亚合作奠定坚实基础。同时,尽管各方面都高度关注的朝鲜问题和美国因素并没有成为此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重要话题,但能否有效管控好这些因素的影响,可能会攸关东北亚合作的未来,也考验着中韩国新模式的前途。

总之,在步入FTA时代之后,中韩关系的形态会发生重大变化,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基础和水平都会得到提升。且不论两国政府国家发展战略协调将会产生何种影响,仅就两国民众交流层面,中韩关系已经步入1000万人次的新阶段,这在整个世界范围都是十分少见的,“韩流”和“汉风”的互动,韩餐与中餐的对话,以及两国民众在对方社会内部的集中聚居,都将会拉近中韩关系的距离,“中韩国”犹如一个新生的生命,在两国政府和人民的哺育下茁壮成长,“中韩国”的未来就一定是光明的。

本文最初发表于《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