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各自不同方式纪念中国战场和太平洋战场的抗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后,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本月将在华盛顿正式会晤。这是两国元首的第三次正式会晤。

然而此次“习奥会”所处的背景较前两次更为复杂。尽管中美两国在一些问题上的分歧有加剧的趋势,但最近中国与世界经济的一系列波动却再次强调了中美合作的紧迫性。

中国经济放缓一定程度上压低了国际油价,也对美国的“页岩油气”繁荣和在此基础上的美国经济复苏带来了压力。世界两大经济体在未来几个月的经济和能源决策也许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世界经济未来几年的走势。

与此同时,气候变化谈判进入了最关键的时期,从“习奥会”后到巴黎谈判只有不到10周时间,中美能否更进一步,在气候变化和能源领域取得更多共识与合作,也是各国在正式谈判开始前最期待的问题。

在连续的降息降准后,中国政府需要在下半年做出艰难选择,是重新回到依赖投资刺激经济的老路上,还是坚持推动体制、生产要素价格和垄断性行业的改革?考虑到中国经济的体量,无论哪种选择的影响都会是世界性的。

然而,环境与经济发展并不是互相矛盾的,好的投资驱动可以促进经济结构的转型。

如果能够更好地利用市场机制来治理污染,提供对清洁能源和技术有利的投资环境,中国的环保努力和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同样是潜力巨大的经济发展机会。据估计,“十三五”期间中国的环保支出总额预计将超过1万亿美元。美国可以帮助中国实现这一目标,并为美国企业带来更大的市场机会。

在中美两国战略经济对话中,相关重点领域的投资与技术合作已经作为主要成果得到了两国政府的支持,这些合作包括载重汽车燃油标准、页岩气、锅炉效率和智能电网等。

中国政府希望通过推动公私合营项目来稳定经济增长,但在推动项目融资和保障私营部门经营环境等方面还有很多不足,制约了最有活力的民营经济进入。在有效利用市场力量引导私人投资转向清洁能源方面中国还需要向美国学习。

中国也需要进一步深化能源行业的改革。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推进油气,电力等垄断行业的改革,以及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成为能源体制改革的主要方向。

中国需要打破油气行业的准入限制,建立有活力的石油天然气交易市场,继续推动天然气和电价市场改革。作为更加清洁的化石能源,天然气可以为中国的环境保护和经济繁荣做出更大贡献,但目前却受制于市场与行业限制,以及扭曲的替代能源价格。中国计划于2016年建立的全国碳交易市场将有助于缓解这种情况,但最重要的还是亟待推动电力行业的市场化改革。

随着美国向亚太地区出口非常规油气的前景逐渐明朗,中美在共同维护亚太能源供应稳定上有着共同利益。

尽管并不是《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的内容之一,但是中美需要协调两国的石油政策,包括评价非常规石油的温室气体排放和其副产品石油焦的消费问题,加深合作和建立制度化的对话机制。这将缓解中国在能源安全上的担忧,有利于实现两国共同的气候目标,并为中国参与国际能源治理创造条件。

中美两国在清洁能源技术、能源行业改革和能源安全领域的合作,可以为中国的经济转型提供新的动力,也能为美国的经济复苏提供更多支持,同时贡献于稳定世界经济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

著名学者阎学通提出,“中美之间的良性竞争,具体就落实在给国际社会提供什么样的公共产品。”

70年前,中美两国共同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贡献。70年后,面对世界经济动荡的风险和气候变化对世界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的威胁,中美两国需更加紧密地携手合作,为世界提供亟需的公共服务。这应该成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重要体现,也应该是第三次“习奥会”最值得期待的成果。

本文最初发表于《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