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焦是原油提炼的一种副产物并且含有诸多污染物。在中国,石油焦作为煤的替代品默默出现,它廉价但对环境有害。尽管中国政府为确保空气质量,一直致力于减少煤炭的使用,但目前对石油焦造成的负面环境影响仍缺乏全面的了解。如果中国想要有效减少空气污染,石油焦对于碳排放量影响的讨论需提上议程。

清华-卡内基的王韬就中国应该怎样减轻石油焦的污染影响发表成果。谢榆主持了本次会议,王韬、毛显强、康薇•艾文探讨中国石油焦使用不断增长造成的影响、可行性政策,以及中国在减排问题上的长期承诺。

讨论重点

  • 日益严峻的问题:石油焦主要用来燃烧发电和炼铝,但是它比燃烧煤要多产生11%的碳排放。与会者指出,从大约2005年开始,由于煤的价格上涨,企业不得不寻求石油焦和其他廉价的能源产品。因此,全球石油焦的使用量上升。与会者认为如果中国想要达到减排的目标,决策者就必须尽快采取行动以缓解石油焦对环境产生的影响。
     
  • 跨国的环境问题:2013年,美国政府将石油焦重新划分为废料并且停止在国内颁发新的石油焦燃烧许可证。因此,美国炼油厂开始向海外出口过剩的石油焦。从2008年到2013年间,美国对华的石油焦出口每年超过七百万公吨,增长了20倍。与会者指出,如果中国开始更加严格地监管石油焦,那么美国可能将改为向中东及东南亚国家出口。石油焦消费是一个全球性的环境挑战,它需要各国之间的合作,例如达成将石油焦划归为废料并且对其使用加以限制的国际协议。
     
  • 减少排放的技术:一些工厂已经安装了排放处理系统和专门燃烧石油焦的锅炉,这种锅炉能吸收近95%的污染物。仍有很多工厂并没有安装类似的处理设备,其中很多都是中小型企业,它们如果没有国家财政援助,很难负担得起高昂的设施费用。与会者认为这些技术在将石油焦燃烧所产生的碳和硫排放上减至最小的方面上,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但无法大力推广。与会者同意未来仍需要对相关领域进行研究以发展出更加高效,价格实惠的技术从而控制石油焦对环境影响。
     
  • 衡量石油焦的影响:尽管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一定措施减少温室气体和其他污染物的排放,但是企业界和政府部门对石油焦本身以及如何衡量石油焦燃烧产生的污染物了解甚少。甚至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都没有制定监测燃烧石油焦废气排放量的综合标准,也没有对哪一部分排放废气是全球石油焦燃烧所产生的作出明确规定。此外,不同种类的石油焦在碳和硫的排放量上可能也有较大差异,这是由它们的化学成分和燃烧方式决定。与会者强调由于大家对石油焦造成复杂的环境影响了解有限,未来还需要进一步的科学探究。
     
  • 加强和完善监管:与会者认为中国政府只有在严格执行新的具体测算碳排放量条例下,才能够有效地减缓空气污染问题。然而,强有力的监管仍然困难重重。大部分关于石油焦使用的信息是不对外公开的,相关企业通常不愿意向政府机构透露他们的原料来源和燃烧流程。与会者总结认为中国政府如果能够采取使石油焦企业积极合作的激励措施将更容易成功,这些激励需要与其他政策结合在一起,将空气污染的外部环境成本内部转化给企业,例如设置排放上限和进口关税。

王韬

王韬,气候与能源领域专家,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负责中国气候与能源政策项目,尤其关注非常规石油与天然气、交通政策、电动汽车领域。

谢榆

谢榆,保尔森基金会(美国)北京代表处对外事务副主任。此前,谢榆曾担任英国经济学人集团企业组织事务高级经理。

毛显强

毛显强,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环境问题的教授,他的研究专注于中国的环境政策以及相关的经济政策。

康薇•艾文

康薇•艾文(Conway Irwin),美国驻华大使馆环境问题专家,她曾经是美国财政部的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