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制裁是把双刃剑。作为经济制裁的对象,俄罗斯显然因最近被排除出西方金融市场、技术转让受限、外来投资减少而遭受重创。而与美国、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一同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欧盟也因其对俄罗斯的工业出口下降以及俄罗斯对进口欧盟农产品的反制裁措施而遭遇损失

自乌克兰危机以来,外界希望紧张局势能够有所缓和,并最终解除制裁。然而,这些希冀却再次被证明是一厢情愿。2014年11月将举行两场重大的国际峰会——APEC会议和20国集团会议。美俄总统都将参加。这是否将成为扭转局面的机会呢?

德米特里•特列宁
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是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研究委员会的代表和卡内基莫斯科中心外交政策和安全项目的领导人。
More >

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得出这一悲观结论的主要原因是,乌克兰并非美俄之间不断加剧的危机的缘由所在,而是其象征。从本质上来讲,俄罗斯处理乌克兰问题的方式是在打破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另外,这也对美国极力维持的全球秩序构成了极大挑战。对于双方而言,赌注都是巨大的。对莫斯科来说,这关乎俄罗斯政府的存亡;对华盛顿来说,这关系到美国霸权的连续性和可靠度。鉴于此,达成妥协几无可能,因为任何妥协都将有利于俄罗斯,而让美国无功而返。

因此,更可能的情况是,美俄危机不会通过某种新的“重启”行动而迅速解决,而会成为永久状况。在可预见的未来,乌克兰将成为新冲突的地缘政治焦点,但大部分争斗将发生在其他领域:地缘经济、信息技术、文化、网络空间等。同时,这场冲突已超出了美俄关系的范畴。从德国开始,莫斯科与欧盟的关系遭到了破坏,同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日本等美国其他盟友的关系也一落千丈。

在这种情况下,冲突解决并不在计划范围之内。现在该是研究如何管控持久危机的时刻。与冷战时期的美苏冲突相比,当前的局势缺乏双方一致认可的规则,具有力量不对称的特点,且缺乏相互尊重,也缺少战略思维。因此,当下美俄局势更容易演变为类似于1914年的碰撞。毕竟,冷战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冷却的,而目前的局势却没有这种确定性。

危机管控至少要保证乌东部不再出现战争行动。如果基辅在华盛顿的支持或默许下试图重新夺回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莫斯科可能会出手恢复现状并迫使乌克兰停战。

现在应采取实际举措,让受到直接影响的人们生活不再那么悲惨。俄罗斯-乌克兰-欧盟三方天然气供应协议最终于10月底达成是有益的第一步。此外,乌克兰和欧洲对顿涅茨克11月2日举行的选举不应反应过度,而应明智地与新当选的地区领导人进行接触。他们此前难道没有同反政府力量指挥官签署过协议吗?与包括反对派人士交谈和交易并不等于是对一个实体的承认,但却有益于管控重要的实际问题。

最后,欧洲人需找到途径与俄罗斯人交涉和协调。如果欧洲想要成为严肃的参与者,出于自身安全考虑也需要这么做,他们必须要在现实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基础上与俄罗斯建立关系,不要再留恋过去的错误期待。

本文最初发表于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