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乌克兰问题导致美俄对峙,以及美国及其盟国对俄采取经济制裁,俄罗斯政府不得不改变其经济、金融及贸易政策。其目前的首要问题是刺激国内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工业、农业以及科技领域的发展。

俄罗斯不打算放弃全球化,也不会向国际社会紧闭大门而采取自给自足政策。尽管如此,其外贸经济关系正在经历深刻调整。其西方市场份额日渐下滑,而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的份额却正在上升。

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很快将成为全球领袖。中国是全球制造中心,全球货币储备第一大国,并拥有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香港。

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认为中国成功抵制和挫败了美国施加的压力,并独立自主地制定了本国政策方针。因此,作为当今世界主要经济体之一的中国不太可能加入由美引导的对俄制裁。

此外,由于显而易见的地缘政治原因,旁观美国政府对俄罗斯的打压对中国毫无益处。因此,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日趋转冷的同时,中俄经济关系反而从中获益。

这种迹象正在大量显现,最显著的是中俄双方在能源方面的合作。今年五月,俄罗斯宣布与中国签署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合同,为期三十年,价值四千亿美元,其内容为向中国运输天然气。据华尔街日报称,仅一年之内,俄罗斯向亚洲尤其是中国输送的石油量占其全国出口总额的比例就已经从20%上升到30%。

由于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基本保持不变,增加对亚洲出口就意味着向欧洲供油量的削减。据报告,自西方禁止向俄罗斯出口石油钻机技术后,中国宏华集团公司将有望在未来与俄罗斯签订合作协议。

利率较低的西方信用卡长期以来在俄罗斯占据主导地位,由于西方世界实施的经济制裁,及其对与俄银行合作的特别限制,这一时代也随之结束。另一方面,拥有充足资金的中国已经开始向俄罗斯贷款。未来可能出现更多此类动作。行业领先的俄罗斯通信公司Megafon最近已将大部分资产从美元和欧元兑换为港币。

普京总统的好朋友、俄罗斯排名第六的富豪格纳迪·季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早年靠石油贸易发家,目前已成为西方制裁的重点对象。由于无法使用维萨卡(Visa)和万事达(Master)信用卡账户,季姆琴科不得不将所有资产转入中国银联的账户。

受此启发,俄罗斯政府目前正在筹划一个新的全国性电子支付系统,该系统将终结维萨卡和万事达卡在俄的垄断时代。事实证明,在美国要求对俄罗斯银行及其客户实行制裁时,这两家国际性金融公司有些操之过急。

俄罗斯一直将美元作为外贸交易的主要货币。在近期与俄罗斯议会成员举行的一次会谈中,在被问及俄罗斯是否将采取激进措施以摆脱对美元的依赖时,普京的回答十分审慎。尽管如此,俄罗斯的确在向这个方向行进。

六月,俄罗斯与中国、印度、巴西和南非共同组建了金砖发展银行,并筹集了特别准备金。目前,俄罗斯正在考虑以人民币为交易货币向中国出售部分石油,而这些货款将用以购买中国的钻油设备。

所有这些变化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因为它们预示着某种转变,而且这种转变并不是某种权宜之计或过渡手段。

二十五年以来,俄罗斯一直致力于在由美国引导的西方体系中取得一席之地,然而这一努力终究归于苦涩的失败。贸易模式的转变预示着俄罗斯外交关系将步入新的时代,并标志着俄罗斯将优先与西方世界以外的国家建立贸易关系。

在这个新的时代,中俄关系将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正如普京总统近期在克里米亚雅尔塔的发言中所述,俄罗斯期待着与其东方的伟大邻居建立长期、密切、友好的关系。

英文最初发表在《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