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月1日的一份报告指出,美国精心策划的制裁可能会对俄罗斯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将其推入衰退的深渊。与此同时,还有许多观察家——并非全是俄罗斯人——认为制裁对俄罗斯的影响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到目前为止,制裁更多的是一种警告。华盛顿能否从欧洲和亚洲盟国获得急需的支持,或莫斯科能否成功利用西方国家的分歧,这些问题都将在未来数月变得明朗。

德米特里•特列宁
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是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研究委员会的代表和卡内基莫斯科中心外交政策和安全项目的领导人。
More >

乌克兰危机之前,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已开始放缓。二十一世纪初,俄罗斯增长率持续攀升,油价不断上涨;然而这一发展模式在2008到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中惨遭摧毁。继暴跌之后,油价已逐渐恢复并保持在相当稳定的水平,俄罗斯预算还算充盈,但这对于确保经济增长仍不够。情况依然严峻:总统普京2012年推出的社会支出和军事现代化一揽子计划,都是以百分之五的增长预测为基础。

乌克兰危机爆发造成了日益严重的俄罗斯资本外逃、股票崩溃和卢布贬值。西方制裁向外国投资者发出了强有力的信号:远离俄罗斯。对普京密友和同僚的个人制裁使商界知名人士受到重创,如石油交易商格纳迪·季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和俄罗斯国营石油公司集团主席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春天时,有人担心称,象征性和针对性的措施实施后,各个行业将会面临逐一制裁;俄罗斯经济将由此瘫痪,能源、银行等特定行业会遭受重创。

不过截至目前,一切尚未发生。首先,克里姆林宫实施乌克兰政策时一直小心翼翼,尽量躲避是非。在反对基辅政府及其西方支持者的斗争中,俄罗斯一定协助了乌克兰东部势力,不过它没有选择公开干扰,尤其是军事入侵。普京6月份出访法国,不失时机地与欧洲领导人进行了外交斡旋。莫斯科没有奢望改变华盛顿的观点。普京所能做、并且已经做的,就是提供自己清白的证据,与依然对其感兴趣的欧洲国家保持友好商贸往来。

俄罗斯拥有六千多家德国公司,它们向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挑明了俄罗斯伙伴关系的重要性。法国决定继续交付俄罗斯海军订购的两艘军舰,其中一艘以黑海舰队在克里米亚的主要基地——塞瓦斯托波尔命名,这颇为恰当。普京在六月底访问奥地利,与其达成了南溪天然气管道(目的地是南欧)的相关协定。在整个危机期间,英国的态度非常明确:它不打算干涉俄罗斯在伦敦的利益。尽管意大利发生了政府更迭,但都明确反对制裁俄罗斯。总之,大多数欧洲人都希望遏制乌克兰危机,但不是针对俄罗斯。

然而,莫斯科并没非完全无视制裁的威胁。面对一些金融机构的银行卡服务暂时中断,俄罗斯以中国和日本为范例,重新开发了一种国家支付系统。约十八个月后,这套系统就能投入使用。国家杜马已通过法律,要求互联网公司存储俄罗斯境内的俄罗斯公民个人信息。俄国防工业意识到高科技产品在未来会受到更严格的出口管制,因而正在寻求更好地利用国内资源。最引人注目的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已在五月与中国石油集团签署了为期三十年、价值四千亿美元的合约,为其提供西伯利亚的天然气。

目前尚不清楚制裁措施将如何演变。俄罗斯的购买力平价在全球排名第五,美国从未对如此大的经济体实施过制裁。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贸易量相对较小,但它非常依赖盟友的对俄合作——它们大都与俄罗斯保持着生产联系,且不愿中断合作。欧洲仍严重依赖俄罗斯的能源出口。美国的一些能源巨头——如埃克森美孚——也依然乐意与俄罗斯保持合作。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不会听从华盛顿的差遣,因此要完全孤立俄罗斯经济并不实际。

美国主导的制裁也可能使俄罗斯经济从对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惰性中警醒。俄罗斯可以利用这种新局面,启动拖延已久的再工业化。正如俄罗斯的一句俗语所言:“灾祸也可提供难得的动力”——就俄罗斯而言,这意味着逐步摆脱“北方沙特阿拉伯”的形象,并开始建设现代经济。如若真能如此,俄罗斯还要感谢奥巴马政府。

英文最初发表于《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