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叙利亚冲突下的全球动态”系列文章。在该系列中,遍布各地的卡内基专家分析了当前叙利亚内战有关各方的战略与地缘政治利益。点击查看系列全文(英文)。

当美国政府展开激烈辩论,讨论美国就应对叙利亚日益恶化的人道主义危机时错失的良机以及未来应采取的措施时,中国政府则对其叙利亚政策表现出异乎寻常地笃定。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中国坚持不干涉内政并一直保持中立,这都有助于阻止外国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涉,同时又可保护中国在该地区的重要经济利益。尽管外界呼吁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应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但中国坚信其对叙利亚危机的处理方式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中国经过考量认为,其在中东地区的主要经济利益(能源供给与商务关系)不会受到叙利亚内战的直接威胁。与中东地区的其他国家相比,叙利亚并不算是主要的石油生产国或出口国,而且叙利亚也并非是中国的战略伙伴。

虽然叙利亚冲突的溢出效应威胁着周边石油国家的安定,但在中国看来此类风险并不足以推翻中国长期坚持的不干涉原则。中国从利比亚事件中吸取教训,此次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所有三项决议,包括谴责以及制裁阿萨德政权的决议,以及2014年5月呼吁将叙利亚的战争罪行提交国际刑事法院的决议。

韩磊
韩磊(Paul Haenle)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主任,曾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主管中国、台湾和蒙古事务的主任。
More >

相反,中国呼吁通过外交方式解决叙利亚长达三年之久的冲突,并希望可以在处理过程中建立起出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根据美国与俄罗斯斡旋达成的协议,中国海军为运输叙利亚化学武器船只护航并监督了化学武器的销毁。此外,中国还支持联合国安理会第2139号决议,要求缓解叙利亚人道局势。最后,中国做出了大量努力要与俄罗斯的姿态区别开来,并表示不会偏袒冲突中的任何一方。2014年1月,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提出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五点主张。除此以外,中国还接待了叙利亚的主要反对派人物,如2014年4月反对派全国联盟领袖阿尔贾巴造访中国,2013年9月“全国对话联盟”代表团访华。

然而,中国的不干涉政策也并非毫无问题。随着冲突继续发展,中国领导人开始日益担忧叙利亚会成为恐怖主义滋长的温床,威胁中国的稳定。中方官员对于叙利亚反对派训练中国维吾尔族极端分子的行为表示谴责。此外,中国还担心叙利亚持续不断的冲突将会影响中国国内安全并导致恐怖主义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蔓延。

中国否决联合国决议的行为也造成了其与海湾国家双边关系日益紧张,尤其是与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的沙特阿拉伯。2012年,沙特国王阿布杜拉史无前例地就中国否决安理会决议的行为提出了尖锐批评。包括中国—海湾合作委员(China-Gulf Cooperation Council) 自由贸易区建设相关谈判在内的诸多双边谈判都被搁置,使得中国领导层分外担忧。但自此之后,中国学者都坚信海湾国家逐渐理解甚至是接受了中国坚持不干涉原则以及拒绝支持武力干涉叙利亚的原因。例如,2012年在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海湾地区之时,所有海湾国家都表示希望增加与中国的互动。2014年3月,沙特王储萨尔曼•本•阿布杜勒阿齐亲王访华,而其议程中的核心议题就是中国-GCC自由贸易协定。

在很多中国官员看来,这些发展都证实了中国处理叙利亚冲突的方式是正确的。在他们看来,中国既能够扩展其在中东的经济足迹,同时又不必承担外交风险或违反既定的外交政策原则。很多中国学者认为,这使得中国更具自信的新一代领导层更加强烈地反对西方国家在叙利亚所采取的行动,即使面对来自国际社会的指责与批评也会继续捍卫中国的政策原则。

尽管如此,一些专家也表示中国不应将自身经济力量的吸引力错当成是国际社会对其外交政策的接受。尽管国际社会成员确实非常希望与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及第一大消费者市场的中国保持良好的贸易与商业关系,但很多国家如今也希望中国可以在解决叙利亚冲突的问题上起到更大的领导作用,与中国的经济实力相匹配。

国际社会和中国一样也非常希望可以通过政治途径解决叙利亚冲突,但鉴于先前和平方式的失败,在近期通过此种方式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可能性极低。中国的新一届领导人十分希望中国可以被视为大国,但仅仅通过呼吁对话以及批评其他大国的处理方式中国就可以如愿以偿吗?

中国正在日益壮大、不断繁荣,其国际联系也不断增加,不能再继续将高强度的外交工作留给其他大国,而自己却只关注于国内挑战。在这些全球事务上,中国将需要进行内省并自问:中国可以提出哪些有效并具有建设性的解决方式以帮助扭转大局?

在叙利亚问题上,让阿萨德为使用化学武器、屠杀叙利亚人民以及造成区域动荡等行为负责符合中国的利益。随着中国不断提高其全球领导力,国际社会将日益指望中国在应对全球挑战时提出自己新颖的见解与解决方式,以供国际社会参考与实践。豪言与否决将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