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韩国在朝鲜半岛面临日益危险的新局面,而中日韩这三个主要国家之间的政治氛围本就动荡不安。奥巴马政府的注意力显然放在别处,需要尽快转回东北亚地区。

首先,奥巴马政府需要认识到,朝鲜形势在过去三个月发生了巨大质变。这种质变加剧了朝鲜爆发潜在危机的紧迫性,并可能进而增加朝鲜半岛意外统一的压力。

金正恩不但决定肃清并处死姑父准摄政王张承泽,更恶劣的是,他选择的处理方式令朝鲜政坛体系四分五裂,岌岌可危。如今的权力格局对当权者的危险胜于以往,他们的行为对外界而言较之从前也更具威胁性。这是因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选择在他的民众面前将其统治及统治制度的弊端暴露无遗,在徒劳地追求巩固权力的过程中降低了其统治及其政权的威望和权威。

首先来看内部风险,我恐怕很难高估此事可能带来的社会震动。作为朝鲜金氏家族最信任、最亲近的人,张成泽及其支持者的派系之争、窃取国家资产、个人生活作风问题以及长长的罪状清单上列举的种种令人不齿的罪行,怎么可能隐瞒了这么长时间而未被发现?金氏家族的光辉形象、真知灼见和赤胆忠心到哪里去了?是他们被愚弄欺骗了?还是过分纵容张的行为?白头山后代们的美德到哪里去了?

去年李英浩将军被肃清,悄无声息地淡出公众视野,这说明彰显个人权威和希望培植亲信是一回事;而让媒体大肆报道统治家族的不当行为和背叛行径,并在随后高调处决,则是另一回事。正如尼科洛•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中所言,与其受人爱戴,不如让人畏惧,但务须确保永不遭人忌恨。

这起事件无疑贬低了金氏家族所声称的深谋远虑和净化朝鲜党的举措,这可能不会立刻在民众或党内引发不满迹象,但它确实损害了年轻领导人的威望。至少它暴露了金正恩的冲动性格和潜在的不稳定性,使观察家联想到朝鲜人民在金正恩的统治下可能会遭受的悲惨命运。

谈到张成泽事件的外部影响,金正恩的军事和外交活动本就难以管理,如今张成泽的离去将使其更加肆无忌惮。作为最受欢迎的中国协调人,张成泽的作用是明显的。据报道,他也因此频繁为中朝两国传递消息,如传达中国针对朝鲜核武器试验、导弹和卫星发射及对韩挑衅等问题发出的高级别警告。

2013年春,金正恩沉迷于大肆公开炫耀军事力量,中国官员为平息事态从中调停,试图赢得美国赞许。张成泽是朝鲜唯一与中方官员有交往的高级官员,因此成为中国首选的使者。在张成泽被处决后,崔龙海副元帅(与金正恩的关系日益密切)在去年受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主席的接见,但崔龙海并未带回习近平对金正恩发出的访华邀请,亦未听到对金正恩作为接班人的祝福;他很可能带回了中国对金正恩发出的更多严正警告——要想获得中国的青睐,就必须约束行为。

诚然,这些观察评论结合了两种耐人寻味和迂回曲折的艺术形式——“朝鲜学”和“中国学”。这可能是不可靠的。但我从私下谈话中了解到,去年,有人看到金正恩出现在一间模拟控制室里,屏幕上正显示了一幅向美国发射核导弹的画面,这令中国深感不安。此情此景不禁使我想到马克斯兄弟主演的影片《鸭羹》(Duck Soup),在片中喜剧演员假装自己是军事领导人。在不久的未来,金正恩做出类似的、更少受到约束的行为可能就不会显得那么滑稽可笑了。

随着韩国和美国即将举行2014年春季联合军演,如果朝鲜进行(第四次)核武器试验,发射更远射程的导弹,对韩国摆出强硬姿态,我想,韩国很有可能采取报复行为,这是不难想象的。但这一次,谁将传达中国发出的慎重警告?金正恩是否会在春季故伎重演,让恐吓升级,以便从韩国和西方得到回报?他的算盘是否会落空?

自张成泽倒台后,中国在其公开声明中明显表现出十分紧张,即使私下里将金正恩视为破坏朝鲜稳定的威胁因素,但仍然敦促各方保持稳定,冷静处之。中国似乎正在竭力保持在经济上和政治上支持朝鲜政权的姿态,但同时又在官方声明中含蓄地谴责朝鲜将张成泽和外国势力勾结牟利、背叛国家与中国联系在一起。我猜测,中国官员正在小心谨慎地、甚至竭尽全力地寻找朝鲜那扇仍然向其打开的大门。朝鲜驻华大使与张成泽有关系,不过眼下,他的处境十分尴尬。

朝鲜的挑衅行为和不稳定局面将在实际政策方面增加哪些可能性?

设若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至少是暂时降低,金正恩行事所受到的内外部制约亦相应减少,则韩国、美国、日本、中国和俄罗斯需要准备好应对更有可能出现的紧张局势升级。但目前的东北亚政治局势无论如何都已令人忧心忡忡。

东北亚地区领导层在协调努力达成共同安全目标方面准备不足  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是最近的一个例子。而11月23日,中国冒冒失失地宣布建立防空识别区又是一例。从该地区的高层领导人到贯彻政策的官员都在避免与对方接触,而此时爆发争端的风险正在酝酿发酵。

缺少缓和冲突趋势或扭转冲突趋势的措施 日本不承认与中国存在领土争端,而中国在日本承认领土争端之前绝不罢休。双方宣称,它们将谨慎行事,但缺乏一个冷静解决争端的机制,甚至连最基本的沟通也受到了严重限制。

2013年底,美国时任国务卿以及现任副总统约瑟夫  拜登先后访华,鼓励缓和东北亚地区的紧张局势——中国发表设立防空识别区的声明以及安倍政府在历史和修宪问题上发出的信号使得紧张局势不断升级。拜登还特地在私下里呼吁韩国总统朴槿惠与日本构建积极的外交路线。但这些努力均告失败。

此外,朝鲜内部压力日益增大,而相应的管理手段不断减少,奥巴马政府依然表明其更加关注国内政治,而非东北亚地区可能爆发的危机。这也说明了,其近期派驻日本和中国的大使为何外交资历如此浅薄。换言之,奥巴马政府只是在口头上表示需要管理危机,而无意完全介入外交,这符合岌岌可危的美国及其盟国的利益。奥巴马当局也许无意间发出这样一种信号,即它对当前形势并未表现出应有的认真态度。

奥巴马第二任期刚开始不久,就邀请习近平前往安纳伯格庄园参加前所未有的习奥峰会,取得非同一般的开局。有鉴于此,美国当前对亚洲显然缺少关注的行为令人失望。朝鲜是此次会谈的一个重大议题。 2012年朝美两国签署的《闰日协议》功亏一篑,2013年中国重启六方会谈的努力付诸东流,使中美两国无力对平壤采取直接外交举措。

但是,鉴于上文概述的风险不断加大,不能在朝鲜政权交接过程的当前阶段发生外交重心偏移。如果金正恩决定再次让导弹飞越日本上空,东京和首尔能够协调其反应和对策吗?

如果发生第四次核试验,美国、韩国和日本是否能够摆脱最近的外交冷战,对朝鲜形成统一战线,促使中国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上采取更强硬的双边行动?

假如金正恩处决张成泽的结果不是在巩固权力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一步,而是走向毁灭的开始,各方会否争前恐后地对分裂的朝鲜施加影响,还是合作施加影响?

若要为这些事件提供建设性的解决办法,就需要开展细致入微的基础工作。中国始终不愿意疏远朝鲜,与外界讨论朝鲜半岛突发事件。去年,中国似乎更愿意直面挑战,至少国内学术界的反应如此。当前,中国本能地察觉到,金正恩正使自身陷入更深的危险境地,严重破坏了与中国的关系,因此相关负责人是时候认真讨论这些突发事件了。需要鼓励中国不要试图通过增加援助和贸易与朝鲜营造亲密的双边关系氛围,而要更多考虑针对朝鲜领导人(而非朝鲜人民)采取更具惩罚性的制裁。不要因民族主义和政治等不切正题的缘由冻结潜在的重要会谈,而要从现在开始启动积极的协商议程。

在我看来,东京、首尔、北京和华盛顿之间耐心地重建沟通渠道很关键,华盛顿或许可以发挥促进会谈的作用,这样其他各方不必被迫“率先采取行动”。任命一名经验丰富的资深外交官担任“特使”出访各国,通过倾听和分享商讨制约因素,而无需就此进行谈判,至少一开始不必。

日本政府需要率先考虑如何弥补安倍近来的种种挑衅行为,努力改善对话氛围。白宫正在考虑奥巴马总统四月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但成功出访的前景显然被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蒙上了阴影。日本现在需要思考,采取措施计划,消除邻国的担忧;美国总统奥巴马需要提供帮助,确定如何解决日本政策中的矛盾问题,取其精华,弃其糟粕。

美国和韩国应就如何缓和因“慰安妇”等敏感历史问题造成的紧张氛围提出建设性意见。日本应当重新评估针对钓鱼岛问题采取的外交方针,在维护其合法要求的同时表现出理性诉求。有许多观点已经涌现出来。例如马凯硕建议日本将钓鱼岛的所有权转让给自然保护组织。还有人建议承认中国声称的领土争端,但仍然表示日本的权利主张和实际管理给予其拥有钓鱼岛的合法权利。坚称根本不存在领土争端的主张无济于事,只会陷入僵局,就连美国也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了含混不清的态度。

奥巴马总统一定要在4月抽出时间访问韩国,无论出访日本是否能取得成果。韩国一行势在必行。朝鲜发生质的变化,日本与其邻国再次出现政治紧张局势,访韩的紧迫感因此加重。若不如此行事,将被韩国视为对其长期盟友的严重忽视。

在等待日本弥补其在东北亚地区的声誉的同时,当前是时候直接提议首尔、华盛顿和北京就如何处理朝鲜突发事件举行三方正式会谈;华盛顿或许可以发挥促进会谈的作用,这样,其他各方不必被迫“率先采取行动”。这项工作应由可对政治行为负责的官员开展,而不是可靠的情报官员——后者当然也有用武之地。

有必要区分可动用外交的领域和最终可以合作的领域,让官员可自由地就他们可予信任的行为和表现向彼此做出保证。人道主义救援和灾难援助等问题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避免涉及政治情感。需要将必要的双边和三边军事演习与高调的政治议程区分开,避免让它们陷入时断时续的状态。不得将日本增强其有限的军事能力的正当需求及其面临中国近期权力更替时的合法权威与复兴军国主义的主张混为一谈——后者忽视了现代日本的真实情况。

在处理领土主张和历史敏感问题等议题时需要保持克制。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可能经过这样一番深思熟虑:事情已然如此糟糕,即使再不堪又能糟糕到哪里去呢?果真如此的话,只能证明他对形势的估计大错特错。历史上不乏对恶劣形势估计错误的领导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一百周年之际,状况显然有可能变得更糟。

中日韩三国领导人的风险承受能力似乎超出我们一段时间以来所观察到的水平。看来,习近平主席认为,不强硬回应日本侵犯领土行为的代价大于通过在防空识别区和钓鱼岛周边水域巡逻给日本施压的代价。 

安倍晋三似乎认为,承认钓鱼岛争端的政治代价大于消耗日本海岸警卫队和其他军事力量的代价,而且与中国的紧张局势为其更广泛的修宪和国防现代化目标大开方便之门。朴槿惠总统似乎认为,任何与日本外交回暖的举动都将不利于其在国内获得支持。

在朝鲜可能爆发突发事件、进而使地区安全与稳定利益处于更大的风险之前,这些考虑都微不足道。因此,当务之急是团结本地区的力量,有效应对朝鲜采取的行为,以免为时过晚。制定短期和长期议程非常必要。

从长远来看,中国稳步推动军事现代化和扩大能力的举动正在重塑本地区的安全格局。韩国和日本分别动用各自的国防力量加以应对,即便美国仍然致力于亚洲“再平衡”策略,韩日两国也需重新构建与美国的联盟关系。

中美两国于2012年底恢复军事外交,但两国军队之间仍然存在巨大的理解差距。道路规则、国际行为规范、危机通报和人际信任机制在三国军队之间尚未真正开始发挥作用。这十年的核心挑战在于,中国和美国及其盟国之间要避免无谓的战略竞争。这需要召开重要的高级别峰会,各国保持自我克制,以及让联盟团结发挥基础作用。

近期,中国将在2014年10月或11月主办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论坛。试想,在领土主张和历史仇恨摩擦不断增加的情况下,亚洲两大经济体领导人不举行会谈,不商讨如何解决分歧,将是多么荒谬。可我们当前面临的境况正是如此。

因此,当务之急是相关负责人主动重建常规化沟通渠道,制定相互保证机制,设法于未来数月在敏感的领土争端问题上做出让步。需要对朝鲜划出一条红线并摆明立场。需要确定行动规则,例如必须要求朝鲜采取必要的“先期措施”,以恢复多方核会谈(停止包括重新拥有在内的核活动,重新遵守其2005年承诺,重新接纳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检查员,暂停火箭和核试验),对相关负责人授权,确定时间表,以使本地区外交稳定化并最终实现正常化。

如果日本、中国、美国和韩国当前还无法就朝鲜问题开展四方合作,中美韩三方会谈又尚需时日,韩国和美国则应当毫不犹豫地针对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启动两国外交和军事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