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融合:亚洲、西方与一个世界的逻辑》一书中,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对处于世界历史重要转折点上的东西方世界进行了剖析。随着中产阶层在世界各国的涌现,全球出现了利益与观念、文化与价值前所未有的融合——这是一种真正的全球文明。但是,随着世界不断的变化,管理世界的方式也必须不断改进。

在他美国的新书发布会上,马凯硕介绍了在交往日益紧密的复杂环境中顺治天下的新政策和新办法。卡内基的阿什利•特利斯(Ashley J. Tellis)主持了会议。

重新诠释

马凯硕挑战了他眼中的“西方视野”,即那种把国际秩序的改变解读为全球衰退之信号的倾向。相反,他反驳道,生活西方社会以外的绝大多数世界人口的生活水平有所提高,并且只会越来越升高。马凯硕解释说,《大融合》这本书旨在向西方世界表明他们不必担心这些改变,而是应该着手负责任地应对这些变化。

乐观的理由

在马凯硕看来,过去几十年来全球的发展带来了许多引人注目的积极变化,使世界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紧密相连、更适宜居住。
  • 和平的扩散:马凯硕指出,当今世界比以往更加和平,自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主要国家间战争所导致的死亡人数减少了78%。同样,他认为大国间几乎不存在战争风险。
     
  • 超出预期:马凯硕介绍说,全球范围内的贫困人数直线下降,而且速度快得让人瞠目。按照这一趋势,我们会超额完成联合国的千年发展目标——全球贫困人口到2015年减少一半。
     
  • 日益壮大的中产阶层:马凯硕相信,发展中国家的中产阶层会大量涌现,并指出仅亚洲的中产阶级数量在未来七年就会激增三倍以上。
     
  • 前所未有的紧密联系:马凯硕注意到,随着经济、社会和技术的进步,全球各个层面——从国际到个人——的联系都更加紧密。

挑战与矛盾

马凯硕承认,尽管存在这些积极的趋势,国际秩序仍面临着很多大挑战。不过,他认为那些问题并非不可逾越,当前发展的趋势已是势不可挡。

  • 不可避免的竞争:马凯硕认为,中美之间的地缘政治与经济的竞争无疑会伴随着中国的经济增长。但两国的决策者都应该积极应对:中美之间紧密的经济联系很可能将使这次国际秩序变革成为全球权力史上最和平、最协作的一次,而不会伴随大的冲突。
     
  • 伊斯兰和西方世界:马凯硕采用了一种动态的眼光来看待穆斯林和西方之间的关系,或许是因为其情感根源比传统的地缘政治差异更深刻。他建议美国和以色列更积极地寻求一个“两国方案”来解决阿以冲突;虽然这并非万全之策,但马凯硕认为这将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关键一步。
     
  • 新的顾虑:马凯硕认为,各国的决策者们也面临着一系列的非传统威胁。他暗示,气候变化等领域的政策措施很可能会需要一些牺牲,那么挑战将在于如何保证公平地分派相关责任。

把握未来

马凯硕总结说,所有这些新变化已远远超出了二战后国际秩序下全球治理机制的应对能力。改革全球机制以解决当前新问题的过程未必痛苦,但马凯硕认为这需要西方世界进行深刻的自我反省和艰难抉择。
  • 我们是老大?马凯硕指出,有些美国决策者甚至不愿意想象一个美国霸权不再不可一世的世界。但鉴于中国经济在未来几年内必然会超过美国,他建议华盛顿应努力强化国际制度,以宣扬美国价值观并确保美国霸权不再时也能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 遵循游戏规则:特利斯指出,在国际组织与自己的愿望或计划不符时,霸权国家往往会无视它们的存在;所以华盛顿不应太过信任中国维护全球秩序变革的意愿。然而马凯硕则认为,中国的领导层是非常务实和理性的,他们很可能相信一个建立在规则基础上的国际秩序最符合中国的利益,因此也值得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