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轮俄美核军控谈判面临着许多真正可怕的挑战。实际上奥巴马政府即便赢得连任,也不大可能在下届任期内签署新一轮核裁军条约。所幸的是,奥巴马政府在第一届政府余下任期内也大有可为。他可以在单边、双边甚至多边的基础之上,为新的降低核威胁的军控条约奠定基础。为实现此目标,奥巴马政府应:
 

詹姆斯•阿克顿
詹姆斯•阿克顿(James M. Acton)主要研究核威慑、裁军、不扩散以及核能等问题。
More >
  • 确保总统参与核武器战略目标的审定;
  • 公开质疑俄罗斯发展战术核武器;
  • 设计单弹头洲际弹道导弹系统以取代“民兵—3”导弹;
  • 在弹道导弹防御合作中确定一个明确的军事目标;
  • 在未来的核军控协定中,为将所有常规快速全球打击系统全部视为(应受控制的)核武器系统在国内打下基础;
  • 在常规巡航导弹问题上寻求建立非约束性信任机制;
  • 重启核武器生产设施的相互透明访问;
  • 与其他核武国家的接触。

如果各国都能选择发挥各自作用的话,进一步核裁军就一定能够最终实现。但是,在桌面上摆出了建设性意见,国际合作能否真的到来,美国还得等等看。如果其他国家做了,在创造一个核武器数量大幅减少的世界的漫漫征途上,美国已成功迈出了第一步;如果其他国家不做,这也向整个国际社会昭示,和主流观点刚好相反,核裁军进程的真正障碍可不在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