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胡锦涛主席上个月访美之行的基调是友好的,但中美关系变得更具对抗性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在两国的军事安全领域尤其如此。
 
中美之间日益加剧的战略怀疑(两国军方对彼此的战略怀疑最为严重)、中国海上军事实力的稳步增强、因中国海域领土纠纷引起的双边紧张关系、中国人脑海中日益强化的“美国经济正在走向衰落”的认知——这一切因素交织在一起,将促使中美两国以“零和游戏”的态度看待亚洲事务, 并进而采取措施,对抗彼此的军事行动。如果想要阻止这种情况发生,中美两国需要考虑进行更为长期的、更具战略意义的对话。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积极寻求实现其国防力量的现代化,以平均每年高于10%的幅度增加其军费支出。目前,中国拥有近50 艘现代化的柴油动力潜艇,并正在研发新一代的核潜艇。 中国还拥有短程、中程和远程的弹道导弹,包括常规导弹和核弹。其中程导弹的射程已经能够覆盖亚洲的许多地方,包括日本和美国在亚洲的多个空军基地。因此,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及其在境外的实战能力,不仅导致了亚太地区的担忧,同时也引起了西方的关注。
 
中国的邻国——特别是日本和东南亚国家,正在忧虑如何对抗中国日益增强的在该地区的常规部署力量,并担心中国会在中国南海和东海的领土和资源问题上,与其他国家直接展开对抗。
 
作为对中国的军事力量的回应,日本正在向本国南部调集军队,东南亚国家则正在打造更加强大的海上防御和作战能力。同时,这些亚洲国家还希望美国作为该地区的军事霸主,能够抗衡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力量。

华盛顿并没有袖手旁观。美国在关岛部署了更多的军队;积极与日本方面就危急时刻的军队调用问题达成共识;加强了对中国海域的监视和巡逻;向台湾出售更多的武器装备,以遏制北京对台湾使用强硬手段;另外,美国还在暗中积极致力于应对中国导弹对美国军舰的威胁。

中美两国的军方对彼此的猜疑日益加重,这种猜疑导致整个双边关系的竞争性和对抗性进一步加剧。令人担忧的是,中美双方对彼此的误读将催生两国之间的战略对抗——在华盛顿看来,中国越来越果断自信,咄咄逼人;在北京看来,美国正在步入漫长的经济衰落时期。“军事竞赛最终将导致‘冷战’格局”这一假设,对中美关系的稳定构成了最大的威胁。

然而,华盛顿和北京可以采取行动,避免这一结果的发生。

首先,两国必须进行军方和非政府机构的民间人士参与的“第二轨道”,即半官方性质的战略对话。通过开展超越官方级别的开放式的对话,参加对话的人士可以探讨当前两国的军事路线将会产生的中期和长期影响,以及导致两国关系疏远的领土、经济和政治等具体问题。尽管两国领导人不会正式参与这种对话,但第二轨道对话的参与者应与他们保持密切的联系,以便他们了解对话的进展情况,并提出自己的见解和看法。

其次,中美双方必须保持和加强军方的联系,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 盖茨最近对中国的访问就表达了美方的这种意愿。这些联系必须摆脱跌宕起伏的中美关系的羁绊,以免造成两国军方的互不信任和互不理解。

第三,华盛顿和北京需要评估与台湾相关的军事动态。目前,中国军队继续在沿海地区部署军力,美国则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随着时间的流逝,中国将越来越难以容忍美国向台湾提供军事援助。因此,华盛顿应该重新思考其目前的对台战略,并认真考虑就相互制约的议题与中国方面进行会谈。

第四,中美两国的军方应该在其它安全问题上拓展合作。目前,中国参加了亚丁湾的反海盗国际行动。双方在灾难救助、人道主义援助、打击恐怖主义或其他非传统威胁领域的进一步合作,将会对中美关系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所有这些步骤将会增强两国军方开展合作的动力和能力,同时避免双方对彼此做最坏的设想。做到这些并不容易,因为它需要双方长期承诺,以尽可能坦诚的态度进行个人之间和操作层面上的频繁交往。自然,这也要求两国的高级政府领导人对这种军方的接触作出强有力的承诺。除非如此行事,否则双方之间的战略怀疑将难以消除,对彼此的敌意将进一步加深,并且,双方将会更加坚定地捍卫其各自的军事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