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奥巴马总统和胡锦涛主席在华盛顿进行了会晤,但中美双方的相互不信任阻碍了两国在迫切的国际问题上进行合作。韩磊(Haenle)探究了双方的恐惧,认为两国政府和军队间的公开交流,有助于消除彼此的猜疑,为解决从全球经济危机到维持朝鲜半岛稳定等全球最紧要的问题创造机遇。

韩磊是2007-2009年六方会谈中美国谈判小组的关键人物,他指出,没有哪个国家能独立解决艰巨的全球问题。回到朝鲜问题,韩磊认为,中国在过去一年中实施的政策更可能导致不稳定。由于中国拒绝对朝鲜的挑衅行为采取明确立场,朝鲜得以利用中国与六方会谈其他成员国之间的分歧而获利。
 

胡锦涛主席访美的时机有多关键?

中美关系发生摩擦的一年后,胡锦涛主席的访美之旅启程。

2009年奥巴马总统入主白宫后,该届政府就针对布什政府时期形成的中美关系,致力于在此基础上取得显著进步。在第一年,为了营造积极的氛围,为了把确保中方合作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首选,奥巴马总统避免碰触大量极富困难或有争议的议题,包括以制裁来遏制伊朗的核野心、气候变化和全球经济复苏。

然而,2009年底奥巴马访华后,美国发现自身在取得中方支持方面进展极为有限,因此,美方日益认定中国并未回应美国早前的外交姿态,并且在其看来,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迅速恢复而西方国家却仍在苦苦挣扎,中国可能会认为这个阶段打开了“机遇之窗”,现在是推动西方国家在台湾、西藏等重要问题做出让步的好时机。

因此在2010年,奥巴马政府调整了对华政策,对中国采取更直接、更强硬的立场。更甚者,美国对台出售武器,奥巴马会见达赖,随后针对中国与其亚洲邻邦小国在南中国海一系列重要战略岛屿产生的争议,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进行了斡旋调停,指责了中国的一味坚持——即亚洲国家间争议必须由争议国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

此外,对中国外交政策而言,2010年并不好过。中国遭遇了大量重大的外交挫折,引发了其与几个邻国外交关系的摩擦,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就是日本和韩国。9月,日本扣留了一艘中国渔船的船长,控告其蓄意驾船撞击在中日东海争议岛屿附近的两艘日本巡逻艇。在这一事件中,从某种意义上说,中方的反应并不适宜,这其中就包括中断两国部长级以上的接触。

三月,朝鲜击沉韩国天安号护卫舰并杀害46名船员后,中方拒绝查看证据,拒绝谴责朝鲜的挑衅行为。到2010年底,国际社会上关于中国无力左右朝鲜的报道日益增多。

在胡锦涛访美期间,奥巴马总统有机会就朝鲜问题与中方进行坦诚而开放的讨论。这对于两国领导人建立信任、找到途径以便更一致地应对未来朝鲜进一步的挑衅和危险行为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也就是说,中美在朝鲜问题上的合作,对于实现朝鲜无核化、朝鲜半岛稳定这个共同目标极为关键。

中方希望从此次访问中获得什么?

在胡锦涛抵达华盛顿之前,中国已经实现了此次访美最重要目标中的一个。对中国而言,正式国事访问的象征意义极为重要——2006年胡锦涛的访美,美方就拒绝承认该次访问是国事访问——而本次访问,除了在白宫南面草坪举行的欢迎仪式、21响礼炮和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会晤,胡锦涛主席还将在白宫享受国宴招待,这也是他在2006年会见布什总统时未曾享有的。

中国人很看重这一点,他们希望本国领导能得到符合其身份的礼遇,在礼节和仪式方面,他们希望能极尽隆重。随着2012年胡锦涛慢慢卸任,一次成功的访美将巩固其政治遗产。

双方如何才能通力合作,降低不信任?

中美双方之间都存在着不信任。中国国内指责美国企图扼杀中国崛起,而美国国内则担心中国正试图将美国挤出太平洋地区、取而代之成为主要的全球领导者。

中美双方都需要找出为什么这些观念会存在,并努力构建两国间的信任。在中美下一任领导人之间、所有高层、中层和军事层面开展公开交流非常关键,长期内构建这些类型的关系,将有助于减轻相互的不信任。

峰会上最重要的议题将会有哪些?中美关系间又需直面哪些挑战?

类似的峰会,都会一再背负很高、但往往不现实的期望。而这次访问,即便成功了,未来的中美双边关系依然挑战重重。在中美关系不会出现重大突破的背景下,奥巴马总统和胡锦涛主席有机会建立重要关系,通过开诚布公的对话进行更多接触,使得中美两国更好地处理未来的挑战,在激烈的国内政治环境中找到合作之路。

在最近几十年里,中美两国都遭遇了几次危机——包括1996年中国在台湾海峡的导弹测试,1999年美国误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以及2001年美国侦察机与中国战斗机在空中相撞。尽管遭遇了这些危机,两国却成功战胜了这段时间里的不确定和挑战,维持甚至改善了中美整体关系。中美都认定,改善彼此的关系非常符合其自身利益,因此坚持克服困难。但是,过去三十年中美面临的挑战很大程度是双边而非全球的。

然而今天,中美的战略利益正逐渐融合,并越来越具有全球性质。基于此,未来的中美关系将会更少由双边局势决定,而更多依赖两国的合作领域。一旦两国领导人在关键的国际议题上找到共同点,那么届时受益的不只限于美国和中国,更包括广阔的国际社会。从长远来看,这次成功的合作将转变中美关系的双边性本质。

中国日益增长的军力如何影响双边军事合作?美方对中国军备能力了解多少?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军力开始显著增长。由于强劲的经济增长,中国很自然地可将更多资源投入军力建设和国防建设。在许多方面,这是可以预期到的,但问题是,中国的军费开支和军力现代化缺乏透明度,这就导致对中国抱有何种企图和野心的担忧持续发酵。尽管美国较好地掌握了中国军力技术进步的信息,但对于这些军事装备在中国整体策略中的配置等信息还有待进一步了解。

这些忧虑,可以通过以下两个步骤得以缓解。首先,美国和中国应该继续并扩大军事交流,彼此阐释意图,消除误解。中国的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马晓天,于12月会见了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米歇尔•弗卢努瓦(Michèle Flournoy),于上周会见了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自去年中方为抗议美国继续对台军售而冻结军事对话以来,这些会晤,都昭示了巨大的进步。

这些交流,不仅对政治而言很重要,对整个的中美关系也同样很重要,它们确保了在中美政治局势紧张之时,两国军事对话依旧畅通,有利于阻止危险升级。

其次,美国和中国军队可以在国际公益事业上寻求合作机会。现在在索马里海岸,美国和中国的海军已经就抵御海盗威胁开展了合作,而这种合作应该扩展。通过人道主义援助行动、搜寻、救援任务以及其他非传统活动方面的合作,两国可以建立各个军事层面间的联系。这对中美两国建立信任、更好地了解彼此意图都非常重要。

中国处理朝鲜问题的策略是什么?中美之间的政策存在鸿沟吗?

2006年秋朝鲜进行首次核试验后,大概有2年的时间,中美有着相对良好的合作。中国谴责了朝鲜的核试验,在其声明和随后的行动中都明确表示,中国对朝鲜的挑衅行为很不满。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内,我们目睹了一些进展,尽管进展不大,但绝对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在前行,也就是朝着六方会谈的方向。2007-2008年这段相对稳定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中国与其他更负责任的会谈国之间的紧密合作——美国、俄罗斯、日本和韩国。

但是,去年“天安号”军舰爆炸和朝鲜炮击延坪岛事件之后,中国试图保持其无偏的应对立场,这引发了中国与其他各方的摩擦。中方保持了相当的安静,很明显,这和美国方面的态度差异非常明显。随着朝鲜逃脱联合国的谴责、韩国总统国内的支持率显著下滑,朝鲜不顾后果的行动和持续的挑衅行为带来了有利的后果。

然而,在过去的几周内,有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对朝鲜的立场有所改变,中方与朝鲜高层进行的接触,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但要注意的是,中方的这种转变是否能长期保持,或者,我怀疑这个转变只是胡锦涛为访美行程所做的一种短期修正。

很显然,中国政府已经认定,在朝鲜正在进行的最高领导人继位过程中,朝鲜国内会极不稳定,但同时会对中国敞开交流渠道,让中国占据有利时机以防任何变动。但是,中国最大的一个顾虑是要保持朝鲜半岛的稳定,而目前中国的政策却并不足以实现该目标。中国拒绝对朝鲜的挑衅和危险行为作出回应,只会让朝鲜继续利用各方分歧得寸进尺。六方会谈协议所提出的实现朝鲜半岛稳定和无核化目标,需要中国与美国及其他主要参与国协同一致,实施共同行动。